小记者交流群:106400103、85148111
所在位置:首页 > 最新稿件 > 正文
你只是从来不知道我心中也一样爱你
2016年06月08日   作者:吴琦      八年级四班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也淡了;看着看着,就累了,星光也暗了;听着听着,就厌了,开始抱怨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题记 八字桥的人群不断流动着,太阳有些下倾端势。只有一个女孩站在一个男人面前不动,7,8岁的女孩头上点点汗珠,手上紧握着两本书,只是紧握着,却不知什么原因红了眼眶,对着面前的男人说:“哥哥,妹妹不见了。”话音刚落,泪腺中积蓄的泪水终于爆发出来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哭起来往往是撕心裂肺的。 这个男人面对哭着的女孩并没有安慰反而打趣道:“豆豆,你跟妞妞天天闹不和,妞妞走丢了,你不该高兴吗?这两本书都归你了。”是的,那个女孩就是我,我曾经就是那么想,如果爸爸妈妈只生我一个该多好,再也没有人会为一件衣服和我大动干戈,再也没有会为一包零食和我吵得不相上下。我总是那么想,可是当她真的不见了,我却想到晚上陪害怕我的她,在我生气时首先安慰我的她,想到缺心眼的她会不会被陌生人为一颗糖拐卖走。突然,心揪成一团,仿佛要将我吞噬。我努力闭上眼睛回想事情的经过。

初来乍到杭州的老哥,妈妈便叫我和妹妹领着哥哥玩,心中自然是惊喜的很。逛书店时,我和她为了一个文具袋而闹不和,最终是妹妹的她让了我这个倔强的姐姐。原路返回时,八字桥那是没有围墙,厕所依旧站立在那,却等不到上厕所回来的她,心突然乱了,不适应空着的左手,不适应安静的环境,突然,泪潸然落下。

在我哭得稀里哗啦时,哥哥好似安慰说:“豆豆,说不定妞妞已经回去了,妞妞她是知道路的。”突然,我心中仿佛看到了一丝光明透过我心中的阴霾。我抬起麻木的双腿僵硬地小跑起来,在夕阳的柔光照射下,我到家了,开门的是她,突然,泪腺中的泪水又一次爆发,我搂着她,一边流着眼泪鼻涕往她身上蹭,一边语无伦次地埋怨:“妞妞,你怎么先走了…...走丢了……呜呜……”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她爱得深沉。事后,她陪我笑着哭着在夕阳的余晖下读完《天蓝色的彼岸》,对着夕阳说道:“决不要在你怨恨时让太阳下山。”

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同一辆列车上,因为缘分相识了,本以为路途遥远,于是只顾留恋窗外风景,但路途突然缩短了,终点,就在不远处,这是才发现对周围人太冷漠,珍惜,说了多少遍的真理,一定要在付出代价后,才领悟到,最后,不经意地回头,却彻底湿了眼眶。

我也很爱她,就像哈里爱雅丹一样,她们只是从来也不知道我们心中一样爱她。

爱就在那儿,有增不减……

来源:小记者网    作者:吴琦    编辑:胡晨曦


关注杭州网教育频道微信,获取最新最快教育资讯
共得了77
数据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