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交流群:106400103、85148111
所在位置:首页 > 最新稿件 > 正文
棋战——读《老人与海》有感
2016年10月23日   作者:谢泽楠      七年级七班

父亲生平就好一口——下象棋。他的棋下得精,下得妙,步步致人于“死地”,防不胜防,且让人输得心服口服。我呢,最爱阅读,书啊,杂志啊,报纸啊,都是我的忠诚伙伴。

“叮咚”,是快递。俩包,一样是父亲订的象棋,一样是我订的书。我忙把象棋藏好,就去处理我心爱的书了。拆开包装,蓝白相间的封面让我的眼睛发了光,“老人与海”四个大字充满了神秘感,那诱人的书香与崭新的书页更是让人有种“去翻翻也好”的欲望。本来就“沉迷”于此的我在此时根本克制不了对它的好奇,便如饥似渴地“啃”起来。

这一“啃”就停不下来,俩小时去了,都到吃饭的点儿上了。要不是父亲来叫我,指不定我还要看个个把钟头。正准备去饭桌,谁料父亲的眼精这等尖,瞄到了那副被我藏好的象棋。他拿起象棋,拆开包装,拿起一颗棋,看了再看,“嗯嗯”地点起了头;又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副象棋,对比了下,又‘‘嗯嗯’’地一番赞叹,想必十分称他心。但他又转向了我:“好小子,我的棋不给我送来,自己先躲在角落乐上了,行啊你!”“我错了,下次定给您先送上。咱先吃饭去吧。”我急忙转移话题。“这怎么能行呢,犯了错误就得及时改正。这样吧,正好我的棋到货了,我就罚你跟我下棋,你输了就继续来!”说罢,便摆起了棋。我很是不乐意同父亲下棋,每次与他下棋定输,而且他下棋的风格让我实在难受——不肯多吃一个‘‘卒’’,始终坚持着‘‘擒贼先擒王’’的思想。而这次,正是吃饭的时候,我藏起来就是不想让他看见而耽搁了吃饭嘛,他见了新棋,必定会立时找人过过棋瘾,现在这情形,以罚我为借口,不正好满足了他么。这下好喽,肚子要叫半天喽。我心想着。

棋已经摆好了,我坐了下来。父亲同以往一样,说了句“你先”。我知道他的实力和性格,他这样无非是让让我这“菜鸟”,我也便毫不犹豫地出了棋。“当头炮!”,“马来跳!”,“哈哈,你的‘象’没喽!”,“嘿嘿,你的‘车’没啦!”……我每走一步,父亲就压我一步,甚至走一步更狠的,我是进退维谷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上的兵已少大半。看看我的惨容:只剩一“车”和一“相”。再看看父亲的盛势:还有两“马”两“炮”和一“车”。玩不下去了!不行,我得求助我的伙伴——书。我心想着。于是拿起那本《老人与海》就往厕所奔,说是内急,先暂停下。这招我用过好几次,这次连父亲都说了:“又来!这小子!”虽然没什么用,但至少可以让我——尽管在真正的战场上不允许——休息会儿。

我在厕所翻了十几分钟的书,但没有什么值得一用的“大道理”。父亲却不耐烦了,嚷着说道:“好了没啊,就算是大的也差不多了吧!”“来了!”我应付着说。正放弃找寻“生机”打算出去拼了的时候,我瞄到了一句话“一个人能够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这话可真是怪呀,能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不是矛盾吗。我又坐在马桶上思索了。可父亲又在催了,我只好出去再战了,可心里仍在想那句话。“到你了!”父亲早就忍不住了。“急什么?平常不都是你在教育我要有耐心吗?现今儿个自个儿先恼了!”“行行行!我说不过你这读书的!”于是我继续研究起了“毁灭”与“打败”。

几分钟又过去了,可我始终没想出它们的意义,我放弃了。我认了输。父亲自然是不痛快,可看我愁眉苦脸的,也就没再要求继续“战斗”。 吃过饭,回到自己房间,想解出那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从书里找找,说不定能找到,于是我一口气把它看完了。回头再想那句话,忽然就领悟了——失败了没关系,但不能“没尊严地输”。再想想看在棋战上的我,认输!临阵脱逃!真是不应该!哪怕输也要战斗到底。

就像书中老人,不服输,不向大马林鱼投降,始终坚持着,就因为他知道一个人能够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这句话,这本书,伴我一生,也益我一生。

来源:小记者网    作者:谢泽楠    编辑:胡晨曦


关注杭州网教育频道微信,获取最新最快教育资讯
共得了98
数据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