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交流群:106400103、85148111
所在位置:首页 > 最新稿件 > 正文
谁动了我的小白杨
2017年03月08日   作者:华沁煜      六(3)班

爸爸要去鄂尔多斯出差,我立刻要求一起去,主要是想去看看我五岁时种下的小白杨。

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从呼市去鄂尔多斯的车上,我睡着了,梦见了小白杨已长成了参天的大树,茂密的枝叶随着微风轻轻舞动,其中那根最高的树枝上我系着的彩虹气球还在愉快的欢迎我呢。成片成片的杨树摆动着树叶,好像植树节那天勤劳的人们在挥舞着铁锹......

“醒醒,到了。”爸爸轻轻推醒了我。我不由得精神一震,飞快的跑下车。正想深深的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高楼大厦遍布了曾经熟悉的草原,钢筋水泥取代了那片坚韧的杨树林,可街上却空荡荡的,只有几个清洁工阿姨依着墙壁在喝水。这,是鄂尔多斯吗?我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爸爸。爸爸叹了口气,“鬼城,鄂尔多斯。”

鬼城?是啊,虽然房子那么多,可是大街上除了清洁工好像是没有看到一个人,真有点阴森恐怖的感觉。算了!我是来看我的小白杨的,其他的我可不管。于是,我和爸爸去找寻我种下小白杨的地方。可奇怪的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在哪儿?在哪儿?在哪儿!我着急的奔跑着,疯狂的询问每一个人,可答案只有一句话:“砍啦!早砍了!”我终于呆滞的停下焦急的步伐,事实在劝说我,“别找了,找不到了。”

一座座高楼大厦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矮小的我,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渺小和卑微———瞧,它猖狂的模样,它们在向我示威,而我却无可奈何。为什么?为什么要砍了我的小白杨!难道只是为了这些无人居住的空房子。不!不!我不接受!我不接受!

我一头扑向爸爸,爸爸抚摸着我的头,“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种小白杨吗?”我红着眼睛摇了摇头,“白杨树是种很普通的树,正是因为它普通,所以显得不娇惯,不做作,在恶劣的环境里也能生长,唯一凸显的是他那笔直的树干,虽然你种下的小白杨被砍伐了,但我希望你能坚持小白杨随遇而安,积极向上的精神。”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爸爸事情办好了,我们一起回家了。去呼市的车上,爸爸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呀,干儿壮.......”我猛的把头一扭,转向窗外,两行热泪不可遏制地流了下来,种下小白杨的情景浮现在我眼前:五岁时我跟随爸妈到鄂尔多斯旅游,适逢植树节,我们一起在树林中种下一棵小白杨,我还把随身携带的彩虹气球系在了最高的树干上.

彩虹色的气球渐渐变成了黑白色:一片片的森林随着电锯的狂笑声纷纷倒下;各种面目狰狞的高楼大厦耸地而起;一只只国家保护动物在无情的猎枪下哀嚎;一件件昂贵的皮草摆上了商场的货架......

我悲哀,为人类的无知而悲哀;我愤怒,因人类的贪婪而愤怒。你们可知道地球母亲正在生病,正在发烧!

谁动了我的小白杨!谁动了我的地球母亲!

来源:小记者网    作者:华沁煜    编辑:胡晨曦


关注杭州网教育频道微信,获取最新最快教育资讯
3re/sp
code_for_ghrno" 获倂歂最score">5 trong作3b57_258.jpg" heitl_xh1 <0" scro /sp 群:1群p rowsp0" scro60%"pan="2">> 群:1群群> 群:1群群>>> 群:1群-- - popLo in_bacicl尔多display:b) tan_s="s="- popLo incri群 群cenu"> frm.登录/div> inputi.vf){ "ss" rbutto="-le_list.plos/> ovasick="clos/Lo ind.ve==""){ aleesh
- s="s=focns的s="s=focnsho po a$/; /bulkfollbbse="">小记者/sso/ssos="s=者mp;ubmi sre==""){f(frm.this)cri群:1群-- --> 动了群:1 frm.use targst> 群:1群sst> 群:1群ss>
兎沁煜 来源y_5y_10">迥rm.pas/div> 1" titleulkfollbbse="">小记者网 &nizhi"尔多loat:rno" 获网rm.pas&lign="st> 群:1群ss>
t> >群:1群 < <="color:#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