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交流群:106400103、85148111
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杭州数学杯赛高峰季来临 背后是一条庞大产业链
2016年12月06日    钱江晚报

绿洲杯、华杯赛、中环杯、希望杯……杭州数学杯赛高峰季来临

类似的比赛越来越多,它们的背后是一个由培训机构主导的庞大产业链

贴钱办杯赛 转身通过培训挣大钱

众多杯赛背后的家长焦虑:让孩子有一块民办初中敲门砖

昨天,杭州有数百名四~六年级的学生参加了“绿洲杯”数学杯赛,而在此之前,另外两项数学杯赛已经进行过了初赛,一项是学而思杯,一项是世少赛。接下来,杭州还将迎来一系列数学杯赛:12月10日,华杯赛要进行初赛;12月17日,中环杯要进行初赛;2017年1月是挑战杯;2017年3月是希望杯和走美杯……

记者细细数了一下,杭州各种各样的数学杯赛不知不觉中达到了两位数,这其中包括了去年进入杭城的迎春杯和今年刚进来的小机灵杯。

一个个数学杯赛,就像一张张看不见的网,紧紧网住了家长和孩子。

你看看身边,还有多少孩子不参加数学培训?还有多少孩子不参加一两个数学杯赛?

从培训到考试,数学杯赛的红火,催生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这背后除了家长们对优质教育资源迫切渴求的焦虑外,还有一条看不见的利益链。

从一两家到10多家,用了不到10年时间

关于数学杯赛的历史,记者特地请教了杭州一位资深数学老师。

杭州最早的数学杯赛只有两家,一个叫华杯赛,一个叫希望杯。

华杯赛是由杭州市教研室搞的,比较权威,是当时最知名的杯赛。

“华杯赛的出现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报名的人数大约有几千人。参加希望杯的人要少一些,也有一两千人。”这位数学老师说,华杯赛因为2008年的泄题事件被取缔过,杭州一度只剩下一个希望杯,近几年在浙江省的参赛人数一直保持在6万人左右。

杭州从什么时候起冒出了这么多的数学杯赛呢?

这位老师说,应该在2010年左右。“当时教育行政部门出台了一些减轻学生负担的举措,出发点是好的,学校是被禁住了,但民间的数学杯赛开始冒出来了。“

记者翻阅资料后发现,2010年浙江省出台过史上最严的“减负令”,要求义务教育阶段任何学校不得举行或变相举行与入学相关的考试、测试,不得将各种竞赛成绩、奖励和各类考级证书作为入学的条件和依据。

对杭州的民办初中来说,这个减负令使它们失去了自己出考卷考察学生的主动权。那怎么样才能招到好学生呢?数学杯赛的获奖证书成了一个不错的参考依据。家长热衷于让孩子学奥数,参加各种数学杯赛,无非就是为了获得一个民办初中的敲门砖。

记者了解到,从今年的报名人数来看,华杯赛、中环杯、希望杯这三项赛事三足鼎立。其中,华杯赛从被取缔到再复出,有老底子的名气在,今年的报名人数达到了8000人。

当然,随着素质教育的发展,近些年数学杯赛的获奖证书只能是敲门砖的功能而已,跟以前的“金砖”功能相比,效用差了些。杭城民办初中在选择资优学生的过程中,更看好那些综合能力强的学生,仅仅数学强是不够的。

数学杯赛不挣钱,培训可以挣大钱

为什么数学杯赛一年比一年多?

数学杯赛如此热闹,外人不禁猜测,这些杯赛的承办方肯定是赚得盆满钵满。但一位组织杯赛多年的专业人士却向记者透露,组织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挣钱,甚至还会亏钱。

贴钱还要组织比赛,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位专业人士直言不讳:“数学杯赛红火的根本原因在于小升初过程中,不少学校分数至上的‘择优’评价标准让家长对奥数竞赛趋之如鹜。奥数热的背后有着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每种不同的杯赛背后都有一些培训机构在经营,数学培训获得的巨大利益才是维持这些杯赛长久不衰的动力。”

用一句话来总结:杯赛不挣钱,培训可以挣大钱。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梁建伟/文 林焱挺/绘图    编辑:胡晨曦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注杭州网教育频道微信,获取最新最快教育资讯
数据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