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交流群:106400103、85148111
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父亲的白发
2018年04月20日    小记者网

今早,我理发,父亲染发,无意间我发现父亲的两鬓竟又花白了,几年间我年轻健壮的父亲竟也染发了?我一时呆了呆。

父亲的头发呈波浪形向上翘起,潮不潮,土也不土。他年纪不大,今年才四十岁出头,身体硬朗的很。父亲个子不高,但身形十分结实,生着一副洪亮的嗓门,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副眼镜衬托他和蔼慈祥却不失严谨。热爱打乒乓球从不离手,在我印象中他从未生过病。

如此健壮的父亲怎会生白发?我曾仔细观察过,父亲的头发有四种“奇异”的颜色。额前少有的乌黑,头顶古怪的的红褐色,后脑勺罕见的暗黄还有两鬓的花白,以花白和红褐为主导,这几种颜色掺在一起。有人说我爸古怪的白发是因为营养不良,也有人说是遗传我奶奶的,但我认为不是这样。

现在想想父亲的白发似乎存在了六七年了恍惚间忽隐忽现的白发在眼前晃动,近年来家境逐渐富裕起来,我们开始挥霍,而勤俭持家的父亲却依旧节约。滴滴打车的等服务流行时,父亲心里想能赚点外快便也加入了车主行列。之后的日子,父亲每天六点钟起床,做早餐,送我上学,七点上班,中午回家做午饭,下午下班后还得做晚饭,再开滴滴,晚上来接晚自习的我,继续开车。父亲忙得不可开交,晚上后半夜才睡,早上六个小时起床,六个小时的睡眠也能让他心满意足,在这种“闻鸡起舞”的快生活中,父亲从不抱怨从不偷懒甚至放弃了对乒乓球的热衷,对烟酒的喜爱。刚强坚毅的父亲从未展现过一丝病态,我自感父亲无比高大。未曾注意父亲额头爬上了缕缕皱纹,以及那被白发贪婪侵蚀着的乌发。 在车座上,在厨房里,枕头边,常能看到父亲遗落的白发,不禁感到阵阵心酸,这是一个父亲,一个家庭中的中流砥柱坚强外表下的痛苦与沧桑,是日积月累的沉淀,是为家庭付出的代价,是对家庭深沉又含蓄的爱。我深深地知道父亲不是小时候想象神通广大的神仙,而是一个实实在在活在身边的“强大”的人。而父亲斑驳陆离的白发便是他辛劳最真实的写照。 父亲也自然的步入理发店染发的常客行列,理发师三下五除二剪下白发,黑亮的染发剂涂抹在父亲的头发上,看着地上纷乱的白发,再看看父亲的黑发,仿佛那位年轻力壮的父亲又在我眼前浮现。但那么黑色又怎能抹去父亲常年的辛劳呢?又怎能抹去他对家庭的责任心呢?又怎能抹去他对家人的爱呢?

来源:小记者网    作者:俞家骏    编辑:胡晨曦


关注杭州网教育频道微信,获取最新最快教育资讯
数据载入中...